粉红丝带
管理员
管理员
  • 注册日期2012-02-24
  • 金钱28955RMB
  • 威望8120点
  • 贡献值0点
  • 交易币0
  • 终身成就奖
  • 社区居民
阅读:3358回复:0

难忘的四十岁——第七届雪伦杯征文大赛优秀作品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15-01-26 15:35
难忘的四十岁
江苏 徐女士

   那是七年前的一个早晨,外面下着蒙蒙细雨,我和往常一样把盆栽植物端出去淋淋雨,猛地发现我的睡裙右胸位置上有一块血渍斑,大约有铜钱那么大。当时头脑闪了个不好的念头,回房间一看,竟是乳头出血

   真是祸不单行,当天早上,我公公突发意外,急需做手术,当时需要人照顾,孩子父亲在外出差,这个责任自然落在我的肩上,因此检查延误了十多天。在医院,遇到我的好友(妇产科主任),跟她提起我的血渍斑,她建议我去县城医院找精通这方面的陈院长。第二天一早,我去挂了院长号进行细致的检查,院长说:“良性是你的造化,万一恶性的那就急需切除,国庆节前后来住院手术吧!”,如雷轰顶,我顿时心颤了一下,不知所措。

   回家和丈夫商量后,将生活以及工作中的杂务安排妥当,准备节后(2007105号,这天也是我的四十岁生日)手术。手术前,我一遍一遍地对自己说会没事的,麻醉后躺在手术台上,没多久就醒了,我以为手术做完了,但模糊地听到院长跟助手说:“要全麻,手术继续进行,切除右乳。”我大脑一片空白,眼泪止不住的往下直流,院长安慰我说:“没事的,现在科技发达,你大可放心。”我情绪稍微稳定了点,直到手术结束。总体来说,手术进行的还是很顺利的,其中的苦和痛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,第一关总算闯过来了。

   手术后的第一个夜晚,真是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,一夜的时间,特别漫长,躺在病床上,盯着天花板,时间的概念全然不知,生不如死的感觉。原打算过生日,在家庆贺的,现在只能在医院度过。所以说前面的路,真的看不透。

   化疗,第二关如期而至。一个疗程下来,满头的乌发全部脱落,跟农村里面拔秧苗一样,一抓一大把,我崩溃了,经常会在夜里偷偷地哭泣:老天爷跟我开了多么大的玩笑,我儿子还小,还需要母亲的照顾。想到儿子,我想我要坚强地跟病魔做斗争,儿子是我的精神支柱,我要看到儿子工作、结婚、生子,我忍受着化疗的各种不良反应,勇敢地经历了六个疗程的化疗,尽管此时,我已经被折磨地不成人样,但终究还是闯过了化疗关。渐渐地,我体会到了什么是生活,那就是碗碎了,买个新碗,锅破了换个新锅,一切的不如意,在回首时就会发现,再大的磨难都算不了什么。

   接下来是康复期。我每天早晚坚持做适量的运动,合理控制饮食,按时吃药,定期体检,并适当地出去旅游散心,保持良好的心态:遇事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。现在我恢复地很好,佩戴义乳文胸,我自信跟正常女人没有大的区别。感谢那些曾经在精神上给过我鼓励的家人和朋友,因此,我会加倍爱护自己和家人。现在我很幸福,我要做一名传递爱的使者,坚信只要我不放弃,命运也会向我低头。
游客

返回顶部